谈心谈话有方法

时间:2018-04-08 20:10:25 点击数: 3596

一、谈心谈话环节浅析

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中的谈心谈话环节是辅导员运用思政及相关学科原理、方法、策略等,与学生沟通交流,解决学生日常遇到的疑惑或困难。谈心谈话过程中展现了辅导员的个人魅力与开展学生思想工作的艺术方法。主要考查辅导员对相关政策、学生特征、学生成长成才规律的了解把握及对学生的教育引导能力。参赛选手现场抽题,根据题目要求,以情景再现的方式开展谈心谈话。限时6分钟。  

基于上述概念,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几点思考:

1、运用思政及相关学科、原理、方法、策略

辅导员谈心谈话要体现专业性,这是最基本的实施前提,对照《普通高等学校辅导员职业能力标准(暂行)》(以下简称《标准》),所谓思政相关学科的原理、方法、策略就是基于职业知识框架内的相关理论和知识要求版块。比如心理类谈心谈话题目,在解决过程中就要明显体现心理咨询的方法、技巧以及基本知识;危机应对类案例,就要将危机事件、突发事件应对与管控的相关知识充分体现,这些内容直接关联对于辅导员教育引导能力的评判,也是基本的赋分选点。

2、解决学生日常疑惑与困难

谈心谈话环节的最终落脚点是解决学生的问题。问题的解决必须基于相关政策、学生特征、学生成长成才规律的了解把握。比如学生面临多重选择问题,辅导员的最终落脚点是全面分析,科学论证,“建议而不决议”,这些都必须建立在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基础上。职业能力大赛考查的是某类学生的问题,要仔细阅读题干,解决个别矛盾,提炼共性问题。

3.善用艺术方法    

谈心谈话的核心是解决学生的认识问题,认识问题解决了,行为引导就是自然。正确认识的形成源自于艺术的工作方法。逻辑这个东西,越严谨就意味着情感越淡薄,可是谈话这个事情,必须入理入情,切忌生硬晦涩。怎么办?要善用类比和借喻。比如访美游学回来的学生错误的评判中美制度的差异。聪明的辅导员会用杯子里的水,摆设的花盆来类比,得出土壤不同,自然特点不同,要有四个自信的道理。

第三届全国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谈心谈话最高分获得者郑州大学的张珂老师在面对学生不被理解而表现出的痛苦时,有一个下意识拉近椅子的“小动作”,这个小动作所隐含的温情在那一刻必漏无疑,有力的配合了后面的教育帮扶,这些都是艺术方法的典型应用。

作答注意事项:

1、主动/被动找学生,开场不一样

职业能力大赛的情景设置通常可以源自于两类情况,一类是学生主动找辅导员排忧解难。辅导员要先稳定学生情绪,再寻求问题解决。通常6分钟的谈心谈话只是辅导员工作方法与能力的取景,不可能6分钟完全解决问题,因此,只要能够解决最本质的核心问题即可;另一类是辅导员主动找学生谈话,就要充分体现辅导员前置的细致工作。比如对于学生当前特点的详细掌握,已经开展的具体工作等等,贯通场上场下,形成系统化应对形式。

2、有效借助道具

通常情况下,场上会提供水壶和水杯,这些道具都可以作为辅助性工具,加深谈话效果,对于学生情绪安抚、传递关怀等等都有潜在作用。还有一种道具,通常伴随着谈话深入,学生抛出手机、香烟甚至“礼物”,加深案例矛盾,辅导员要及时化解。比如“礼物”问题,6分钟时间如果反复推脱就会影响整体时间。可以先行搁置,等谈话即将结束的时候严肃告知,明确拒绝,进行迂回应对,反而加深印象。

3、主动掌握节奏

6分钟谈心谈话,一般来讲至少要分成四个区段。第一个区段是倾听,充分了解学生情况,注意肢体语言的配合,善用共情(大约2分钟);第二个区段是定性。即结合学生阐述形成第一次逻辑跃迁,根据主要矛盾定性学生问题本质,保证谈话方向;第三个区段是补充。结合定性结果就问题的认识与学生充分互动,多用封闭式的设问。比如“你的意思老师明白了,主要有这几个问题”“是不是”“对不对”(二三阶段合计时间约3分钟);第四个阶段是归纳,即提出辅导员的解决方法。最后还要破解时间局限,做好下次再交流铺垫(大约1分钟)。与案例分析的单一阐述不同,谈心谈话有大量的互动,辅导员必须把握好时间进度,这也是多采用封闭式设问的原因。

4、建议而不决议

谈心谈话切忌给学生贴标签,在此过程中师生要有一定亲密度,朋友式,不说教,但要适当用肢体语言,这些要求的核心都是把握一个“度”。同样,辅导员在谈话中要厘清概念和身份,谈话的最终目的是引导学生自省自知,从而达成自规自律,因此摆明利弊,传授方法,引导思考,让学生最终学会自我破解问题是谈心谈话工作的中心,以免工作流于说教,甚至引发学生的逆反与对抗。

二、谈心谈话四步破题法

(一)引题定性

引题定性,是要将谈话的案例类别具体化,即这一案例的本质问题是什么?只有确定了问题本质,才能顺应带入工作内容,精准引出辅导员涉及的能力要求以及相关理论和知识要求。无论是6分钟的比赛谈话还是现实中的谈心疏导,首要的问题就是聚焦。主要矛盾解决了,次要矛盾就迎刃而解了,引题定性这一呈现形式,核心就是考查辅导员聚焦问题的能力,而聚焦问题的能力,源自于对于《标准》中职业功能和工作内容的熟悉。要解决什么问题→其产生的原因是什么→解决问题的关键在哪,落实最后一条是谈心谈话的根本,这根牛绳子一定要紧紧抓住,贯穿始终,以求实效。

引题定性的前提是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倾听、共情、尊重等沟通技能在此要充分体现;重点是要获取信息,从中提炼敏感词和关键点,为准确定性做好支撑;核心是将获取的信息进行整合、加工与思考,从“字面意思”探究“弦外之音”,善用重复性技术等技巧,进一步的澄清、求证、询问、反馈,得出“问题是什么”的定性,直至调整认知、排解情绪。这些都考查了《标准》中初级辅导员通过日常观察、谈心谈话等方式了解学生思想动态,针对学生关心的热点、焦点问题及时进行教育引导的基本能力。

(二)交锋破解

交锋的目的不是师生之间对立化的冲突,相反,恰恰要永远给学生留有希望和机会,因为学生和辅导员之间不是本质上的对立,而是逐渐澄清、聚合的统一过程。最终还是要落脚到《标准》中的职业守则上,即“育人为本”。既要把握规律正确引导,也要尊重学生的独立人格和个人隐私,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因此,交锋的核心是破解问题。这里典型考查了《标准》里中级辅导员能就深层次思想问题进行针对性教育的能力。其精准在点题,即在“问题是什么”与接下来的“问题怎么办”之间加上“问题怎么看”,与案例分析中的解决思路部分较为相似。交锋破题的关键是要掌握一定的谈话技巧,常见的有:      

1、内外因辩证原理的运用

谈心谈话表现都是行为问题,但是根源都是认识问题,不深层次解决认识问题就无从解决行为问题。当然这样的分析必须建立在对于学生情况的熟悉掌握上。比如信仰宗教的学生为工作需要而申请入党,核心是分析入党动机这一内因;少数民族在宿舍里点燃藏香引发矛盾冲突,自身的内因是否是触发的核心?学生因为授课教师的博学多才而产生迷恋,关键是分析喜欢的是老师本人还是老师这一类人这个根本问题。把外因归纳为条件,内心提炼为根本,引导学生形成自我反思与调整。

2、“两围法”的实施

“两围法”的核心是避其锋芒,不纠缠具体问题而编织大网,迂回包围,逐渐缩小。与两围法配合使用的常常是三类情景。

(1)一类是解决错误认识问题,多用正反分析法。比如学生对于国外的价值观念有错误认识,谈话中应当针对其主要观点,具体分析,就其宏观认识从微观着手逐一辩驳,就其偏颇观念从全局着手,以正视听。

(2)第二类是解决学生的不自知问题。比如做网络直播的学生荒废学业却沾沾自喜还经常炫耀。多用设问,用可能性的后果对比当前的问题,即由大而兼小,预设情景进行直接反衬,从而四两拨千斤,引发学生的思考。

(3)第三类是解决学生错误归因问题。比如学生遭遇家庭变故、情感失败或生活意外的时候可能产生的无助、自卑等消极心理状态,辅导员要多用正向归因的方法,典型的如合理情绪疗法、归因理论等等。变消极为积极,建立自信,保持斗志。

3、理论体系的支撑

谈心谈话的目的在于解决问题,我们尽量做到不仅治标并且治本,不单就事论事,并且触及根本,触及思想,触及灵魂,提升我们的谈话到思想性说理性的层次和高度。这就是马克思说的,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一味的说理教育难免生硬,实际效果欠佳,辅导员要学会“吃盐”法,将道理融汇到细节。比如家长带领学生送礼希望能够入党,入党的程序辅导员非常清楚,但是单从制度上阐述难免生硬,有一些形象的类比,比如从自身在校的亲戚朋友着手,为什么没有先入安排?但是一来入党有原则,二来要明确讲原则。理作为一种逻辑思维方式,最终还是要建立在共情信任的基础上。

(三)辅助决策

引题定性、交锋破解,自然下一步是问题解决。帮助学生明确方向,实现道路的自我认知。这个部分同样是《标准》里中级辅导员的能力要求,即提出初步处理方案,提供个性化的咨询与指导。比如学生因提交信息失误失去了保研的机会,调整情绪,正确认识是前提,但是核心是要解决思想问题与实际问题相结合,辅导员要给学生找寻出路,唤醒希望。比如考研的帮扶问题,精准就业的服务方法等等。当然,这些具体方式目前都已辅导员的描述为主,过程中可能还有具体的调整。辅导员要采取积极关注的手段,始终给予学生信心和信任,保持工作的连贯性和持续性。辅导员在谈话中要把握“建议不决议”的原则,因此,在具体的辅助决策上,辅导员还可以采取与学生共商的方式,全面分析利弊后,引导学生积极参与到讨论中来,共同商讨应对问题的策略和方法。比如学生因足球赛冲突受伤导致纠纷,辅导员协调的过程也是一个共商的过程,能够稳定情绪,坐下来认真协商,本身就是谈话成功的一个表现。

(四)收题促行

谈话基于认识,但落脚于行动,认识是行动的基础,行动是认识的表现,因此,一次成功的谈心谈话应该是延展性的。即辅导员要密切联系人员,跟踪事件的处理效果,做好二次跟进的准备。这是《标准》里中级辅导员所必备的能力要求。另外,解决谈话核心问题涉及的矛盾有很多,既有当事人的,也有相关人员的,甚至是群体代表的,辅导员要想彻底解决问题,就要展现深层次、彻底性的要求。比如,系统化的解决一类问题,摸清问题症结,牢牢把握发展趋势,针对这一问题的思考和改进,这些都涉及了《标准》里高级辅导员相关的能力要求。在这一环节,辅导员要与学生达成共识,规划远景性支持方式,核心是要学会借力,由近及远,由浅入深,由单一情境到综合情境,彰显组织者、实施者、指导者的身份,调动方方面面的资源为学生答疑解惑,解决问题,鼓励学生实现自我监督与自我调控。